杨晓阳认为这是其专题展而非回顾展。从1985年他首次骑自行车从西安出发开始,丝绸之路题材就成为杨晓阳持续深耕拓展的主题,丝绸之路中国境内和沿途多国也都留下他的足迹。30年来,他的绘画技法也从对中国传统的继承转为中西结合,从写实转向了写意。对于展览的学术中心“从写实到写意”,美术理论家邵大箴认为,这是一个很有兴味,也很值得思考和研究的问题。它体现了杨晓阳一直以来的学术追求。而这一追求,在杨晓阳看来,“写意精神是艺术的终极精神,而大美是最终目标。”【详细】
针对一部分人对减少死刑可能弱化治腐力度的疑问,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伟向记者表示,减少死刑立即执行并不意味着弱化腐败犯罪的惩治力度。不得减刑、假释的终身监禁刑,堵住了巨贪“越狱”之路。“终身监禁”入刑,相当于“特别死缓”,跟暴力性犯罪“限制减刑”性质相同,也能对贪腐分子形成强大震慑。从另一个角度看,部分被判处死缓的贪腐官员,虽然有可能“免死”,从死缓减为无期徒刑,但没有减刑、假释的机会,会终身服刑。【详细】